★★澳门在线赌博游戏平台-澳门在线赌博娱乐网址-澳门在线赌博游戏登录-揭阳在线

微 信 扫 一 扫
恭亲王与慈禧
发布时间: 2019-05-08 来源: 揭阳日报 作者: 黄少青

  晚清史上,恭亲王奕忻曾经是一个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。他是道光帝第六子。咸丰帝死后,他手握大权,掌管军机,总揽朝政。后与慈禧产生权力矛盾,被罢职。光绪时重新起用主持政局。戊戌变法初病故。


  据《近代名人小传》记载,恭王“生而颖敏,冠诸昆”。道光帝“钟爱之”,并有让他“继体”之意。但恭王表示,“当立”的是在他之上的哥哥文宗,他没有非分之想。这样,后来坐上“大位”的便是文宗即咸丰帝,而不是恭王。咸丰帝因此对恭王心存感激。他除了封奕忻为恭亲王及“赐予辄超诸王上”之外,还“大事多令参议”。


  但咸丰帝与恭王并没有一直好到底。据《祺祥故事》记载,咸丰帝与恭王幼时都是由恭王的母亲康慈贵妃一同抚育,咸丰帝登基后册贵妃为太贵妃,“王心慊焉”。若允许猜测,则恭王可能是由于从前谦让而让咸丰帝抢去了这孝道的风头,未免有点屈辱感。《四朝佚闻》则载,恭王是“以办康慈太后丧,忤文宗意”。但具体的“忤”,则语焉不详。倒是《祺祥故事》略有涉及,大意是,恭王擅自为死了的康慈太后拟封号,这无疑是一种僭越,咸丰帝“遂愠王”。咸丰帝与恭王既各自在心中埋下了的疙瘩,便无法化解。英法联军进入北京时,咸丰帝逃奔到热河并在那里染上了重病,留守北京的恭王想去探望他,他拒绝了。据《祺祥故事》载:“八月初,王具奏请省侍,帝疾笃,已不能坐,强起倚枕手批王奏曰‘相见徒增伤感,不必来觐’。”在情义荡然的情况下,咸丰帝临死前命肃顺等八人为小皇帝载淳的“赞襄政务王大臣”,把恭王完全排除在外,也就不足奇怪了。


  然而咸丰帝以为他这样的善后是够妥当的了,他却始料未及,这竟导致慈禧与恭王结成了对抗八大臣的统一战线。结果是,八大臣归于失败,肃顺被抄家、斩首,其他人或赐自尽或被流放,下场都很惨。不过话说回来,肃顺对慈禧也早怀怨恚的。据《四朝佚闻》记载,咸丰帝为方便到圆明园游息,尝“别启园门”“新筑御道”,并禁止任何人于此处走动经过。一日,咸丰帝与慈禧正“登高眺远”,“忽见车骑簇拥而前”,听说是肃顺,咸丰帝大怒,“命侍卫鞭而逐之”。肃顺认为咸丰帝“素待之厚”,竟至于如此,料必是懿妃(即慈禧)挑唆,“遂衔懿妃甚”。《庸盫笔记》则载,肃顺沦为阶下囚后,在宗人府见到八大臣的其他人,抱怨说:“若早从吾言,何至有今日?”可见他原也并非没有除掉慈禧的企图。


  慈禧和恭王在取得对肃顺等八大臣的胜利后,由于同治帝尚年幼,巅峰权力的快感实际上便由他们二人分享了;慈禧得以垂帘听政,恭王则被封为议政王、军机大臣,继续主持总理衙门,并“免召对叩拜奏文书名”等。但恭王并不十分把慈禧放在眼里。据濮兰德·巴克斯《慈禧外记》记载,有一次,恭王竟对慈禧直言:“两太后之地位,皆由我而得之。”而且,“恭王则于用人之权,黜陟之事,不商之于太后,或升或调皆由己意。凡关于各省之事,亦独断而行。”他去见慈禧,也“往往不俟内监传旨,径直入内”。《宾退随笔》则载,有一次,“恭王入见未命赐茶,恭王适渴,举杯饮,旋悟此为太后设也,急置之”。如此种种,恭王要让慈禧容忍下去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所以慈禧终于以小皇帝的名义降旨:“恭亲王著毋庸在军机处议政,革去一切差使,不准干预公事。”后碍于多人说情,才改为“恭亲王著即加恩仍在内廷行走,并仍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。”权力的掰手腕,恭王终斗不过慈禧,而居于下风。《凌霄一士随笔》则载:“奕忻去而慈禧益得肆志矣。”在此之前,“西后奢纵”,恭王是“每阴沮之”的。


  据《苌楚斋四笔》记载,恭王在光绪时被重新起用,但他“灰心已久”,“不似前之励精图治也”。恭王曾对人说:“我前在枢府,正值十八省糜烂,存亡未卜之时。一,军饷虽极浩繁,从未借一外债。二,天下十八省督抚,除官文一人外,尽用汉人。三,当时颐和园并未兴修。”这是他对自己治国三大政绩的自我评价。所以书中有按语云:“恭忠亲王当国时,用人行政,备极苦心孤诣,实有外人所不及知者。”《花随人圣庵摭忆》则载,恭王“赞成中兴”。则他作为主持洋务的首脑是有所为的,也不应抹杀。可这似乎只是恭王的一个侧面。据《春明梦录》记载,恭王“平日有好货之名”。《近代名人小传》则载,恭王“书画古董以屋十五楹盛之,咸真品”。由此不难想象,倘恭王不大量“纳贿赂”的话,则这么多价值连城的东西会从天上掉到他的手里。所以毫无疑问,这是他损坏了名声的另一个侧面。或许必须承认,历史上很多的人物其实都是复杂的多面体。需要申明的是,笔者依据有限的一些野史资料来说事,绝不是为了什么力不能逮的历史评价,而仅仅是纯属个人兴趣的闲扯罢了。


  (编辑:陈悦申)


★★澳门在线赌博游戏平台-澳门在线赌博娱乐网址-澳门在线赌博游戏登录-揭阳在线